统筹监管政府产投基金与私募股权基金

  • 日期:11-10
  • 点击:(1462)


原标题:政府投资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的全面监管最近,证监会主席易惠曼主持了一个关于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基金的论坛 会议指出,有必要推动对私募股权基金的监管,并修订对私募股权基金的监管措施。 笔者认为,由于政府投资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在目标相同的行业中共同运作,政府投资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可以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监管,以促使政府投资基金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支持科技产业。

各地都出台了支持科技创新的措施。

随着中国对科技创新的日益重视,中国企业的科技创新实力不断增强 到2018年,进入世界前1000强的中国企业数量增加到145家,科研总投资比美国高1.4%。 科学创新板的推出是中国资本市场和科技产业的划时代事件,也是科技创新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要机遇。

自上海证券交易所将成立科技创新委员会和试点注册制度的消息公布以来,各种科技创新企业都在翘首以待。 随着科学创新委员会的成立,地方政府也加快对接,积极出台规划措施,明确时间表,大力推动各种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

山东已经明确表示,到2022年,全省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增加值将达到6500亿元。 另一方面,河南提出,到2020年,高科技企业应力争超过4500家。 上海、浙江等发达地区也针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型企业,出台了相应的扶持政策。 上海《加快本市高新技术企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最早于2018年11月发布,计划加快培育一批具有核心技术和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型龙头企业。 另一方面,浙江省政府大力培育更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竞争力的企业。 在产业布局和规划方面,各地也结合自身优势,重点扶持高新技术产业。

充分发挥物业投资基金的导向作用

政府物业投资基金是指由政府出资,主要投资于企业非公开上市股份的股权投资基金和风险投资基金 政府投资基金可以由政府全资拥有,也可以与社会资本合资。 由于政府投资受到财政预算的限制,政府自有资金有限,通常无法满足基金的资金需求,政府面临更大的风险。因此,政府的大部分生产和投资资金部分由政府出资,与社会资本共同出资。

自2010年以来,政府投资和生产基金受到全国各地的广泛关注,发展迅速。少量金融资金利用大规模社会资本参与产业投资,对优化产业结构、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青科私募服务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02年到2006年,中国只成立了6只规模为35亿元的政府投资基金。 到2018年底,全国将有2065只政府投资基金,目标规模为12.27万亿元。 然而,与此同时,今年新设立的基金数量呈下降趋势。2016年,全国建立了572个政府投资基金,是过去几年中最高的。然后这个数字开始下降,2017年降至284人,2018年降至246人。 政府投资基金逐年“降温”反映了基金实际运行中的困难和矛盾。这些基金在取得成果方面仍面临一系列突出问题。例如,政府投资基金的政策目标与市场需求脱节的问题日益突出,出现了“不能筹集资金、不能抛出”的困境。一些政府投资基金已经在实地取得成果。面对社会资本参与度低、市场化运作程度低、绩效评估机制不完善等突出问题,迫切需要有针对性的措施加以解决,其中最重要的是加强对生产投资基金的监管,充分发挥生产投资基金的导向作用。

2005年至2017年,监管部门先后发布了10份文件,包括《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政府投资基金暂行管理办法》、《关于财政资金注资政府投资基金支持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政府出资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等。这些规章制度初步概述了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框架 今年1月初,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广第二批支持创新相关改革举措的通知》,建议在地方股权基金中设置不同比例的种子基金和风险投资基金容错率,促进种子基金和风险投资基金投资企业的早期发展。

当然,要做好政府投资基金的引导工作,必须始终贯彻上述政策的精髓。 应以政府投资资金为支点,加快生态圈建设。 根据各地区产业现状,政府投资基金应适当放宽对普通合伙人注册地、回报投资比例、投资决策等方面的政策限制,聚集更多优秀合伙人和创业资源,细化考核标准和绩效结果的应用。特别是要加强对资金“筹集、投资、管理和退出”关键环节的定性和定量评估,包括促进后续融资、新专利和知识产权、科技成果转化等社会效益、资金回报、创新指标等方面。 鉴于引导基金扩张的现象,我们应根据需要坚持计划。一方面,我们应该简化政府引导基金的责任,并采取行动。另一方面,应努力创新吸引社会资本的模式,使社会资本有兴趣参与高投资风险、低回报、长周期的领域。 与此同时,银行是政府投资基金,迫切需要踏上新的征程。 面对一系列运行中的问题和新资本管理条例的要求,银行是政府投资基金,需要开始卸下信贷思维的负担,渗透基金资产的重构和重建,以确保和促进银行政府投资基金的健康发展,进而发挥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作用。

加强整体监管成为重中之重

由于政府投资基金本质上是私募股权基金,因此应接受中国证监会的监管。 同时,生产和投资基金涉及政府捐助,并接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财政部的监督。 此外,从监管体系的角度来看,投资和生产基金比其他私募股权基金面临更复杂的监管要求。 例如,在国家发展改革委的监管阶段,国家发展改革委主要依据《公司法》、《合伙企业法》等规范性文件制定了与基金相关的法规,监管思路更加体现了基金的企业属性、政策属性和政府基金属性 这类文件,尤其是《政府产业基金管理办法》,以政府投资为基础,界定政府资金的用途,引导和约束投资领域,发挥政府资金的导向作用和放大作用,也强调保护政府资金的核心要素。

在中国证监会监管阶段,中国证监会和中国资产管理协会制定的基金相关法规主要依据《信托法》、《证券法》、《私募投资基金法》等规范性文件。监管理念更能反映基金的证券和财务属性 这类文件,尤其是《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主要关注私人投资基金的证券和财务属性,没有明确区分资金来源。它们基于监管私人投资基金及其行业的监管思路。本规定适用于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和私募基金行业,具有普遍性,强调保护投资者权益的核心要素。

从上述一系列法规来看,不难发现NDRC和中国证监会制定法规所依据的上层法律明显不同。不同的部门有不同的管理理念。基金的性质、基金与投资者的法律关系以及基金管理人的责任和义务各有不同。因此,在实践中必须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然而,在当前对战略性新兴产业、高科技产业和先进制造业的投资中,政府投资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往往通过母子公司基金或协议相互合作。因此,对两者的全面监督尤为重要。

首先,适当增加政府投资基金的设立权限,严格控制基金的设立,完善基金协调机制,合理集中基金布局。 此外,应促进各级政府生产投资资金的统筹协调与合作,帮助优胜劣汰,促进产业链协调发展,优化产业布局,强化产业重心,支持重点行业龙头企业做大做强。

二是要充分发挥政府投资基金的导向作用,扩大政府新兴产业风险投资规模,充分利用市场机制,遵循基金运作规则,坚持政府引导与市场化运作、专业化运作和国际化运作相结合,加强各种基金和基金形式的战略合作运作,打造升级后的“基金集团”,推动社会基金在风险投资的早中期投资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创新企业。

第三,监管机构应大力支持私募股权母公司基金(私募股权FOF)的发展 其业务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级投资、二级投资和直接投资 国际经验表明,私募股权基金FOF公司对私募股权基金行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例如,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对母公司的选择标准和有限合伙协议的条款标准可以在私募股权基金行业起到很好的指导作用。母基金有助于解决目前私募基金成为相公的招聘问题。母公司基金还帮助养老基金、保险基金、大学基金和其他基金更好地投资私募股权基金

第四,针对当前私募股权基金行业存在的“太多但不太好”、“太大但不太强”的问题,一些机构对合规意识不强,风险事件频繁发生。此外,私募股权基金还因投资周期短、投资行为短、服务科技企业“短路”而呈现“短而短”的特点。因此,为了促进私募股权基金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有必要遵循私募股权基金的发展规律,坚持行业定位,逐步淘汰“伪私募股权”。推进私募基金监管的出台,及时修订私募基金监管办法,把握私募基金“私募”的总体要求,逐步建立全面、动态、准确、渗透的综合监控体系;区分股权基金和证券基金、风险投资基金和普通股权基金、高风险机构、重点机构和一般机构,加强分类监管和差异化监管,全面提高监管的有效性和准确性。认真研究股权和风险投资基金经理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融资的方式和途径,进一步优化风险投资基金“反向联动”政策,推动完善私募股权基金税收政策和中长期资本投资政策法规,确保私募股权基金健康发展。

(责任编辑:DF378)